349.彩衣堂

位于常熟市城区翁家巷门。属常熟市虞山镇。

翁氏“彩衣堂”取自二十四孝中老莱子“彩衣娱亲”之意,作为孝养母亲之所。

《重修常昭合志》载大学士翁文端心存,在板桥左。翁家巷门,言《志》翁作邵。西过黄板桥,抵西泾岸。

古宅彩衣堂建于明成化、弘治间,原为桑侃宅。明隆庆、万历间,属邵武知府、古琴家严澂居宅。清嘉庆年间,爱日精庐主人张金吾曾移居于此。后来,古宅又为仲是若、是式、是保兄弟所有。道光十三年(1833年),翁心存从仲是若、是式、是保兄弟处购得古宅,又经扩建营缮,更名“彩衣堂”,取自二十四孝中老莱子“彩衣娱亲”之意,作为孝养母亲之所。道光十五年(1835),时任江西布政使陈銮题写衣堂匾名。

衣堂建筑既反映了相应的物质生产条件和科学技术水平,又承载了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信息,其厅堂的布局、命名、匾额、楹联、装饰,以及园艺花木等,无不储存着历史文化气息。彩衣堂翁氏故居的主体建筑,位于翁氏故居中轴线上第三进,也是故居的主厅。陈銮书“彩衣堂”匾额,高悬于厅后步枋上。大厅壁间悬挂着一副对联,为翁氏世代相传的祖训:“绵世泽莫如为善,振家声还是读书。”翁氏从寒俭之户到后来成为名门望族,这与其祖训追求高尚的精神情趣和勉励后人努力践行不无关系。彩衣堂坐北朝南,建筑结构硬山式大型厅堂建筑,建筑面积235平方米,建筑木构件用材壮硕,画梁雕栋,气势恢宏,整个大木构架的做法与苏南地区明代中、晚期的大木作建筑特征相吻合彩衣堂通面阔三开间,宽14.98米,明间宽5.7米,次间各宽4.65米,脊柱高6.84米,檐柱高4.1米,通进深九架14.03米。明间为四界梁,前有抬头轩,外有檐廊一架,后部作双步廊,为九架椽屋明间柱顶斗拱上施翼形棹木,上有透雕喜上眉梢”、“麒麟送子”、“凤戏牡丹”等等图案。山界梁上蜀柱两面施雕云鹤山雾云。额枋彩绘箍头作旋子退晕。枋心为南方苏式包袱锦,图案为宋锦纹及各种花卉吉祥纹饰,并用青绿点金。四界梁正中有沥粉堆塑的双狮滚绣球和五彩金琢墨云龙。明间金柱下施青石磉墩二层,墩施卷草缠枝、牡丹等纹饰。彩衣堂的梁、桁、柱、檐、额、枋等处,均施以代表江南民间艺术风格的彩绘,共有彩画116幅,总面积约150平方米,有纯包袱、全构图包袱仿官彩画三大类部分画面并施沥粉堆塑,具有较强的立体感色彩有青、蓝、碧、绿,间以黄、红色,墙壁施以白色,柱下段施黑色,色彩柔和,系中国古代建筑敷用色彩最为繁缛和精彩的一种。尤其是螺青底色,用真金勾填的几何图形,历经五百多年,仍光彩夺目。其主要的藻饰集中在檐下额、枋梁结构部分。其明间梁架上采用集雕、塑、绘于一的手法,使彩画增加阴阳面,从而更显富丽华富。图案以几何织锦纹、浮云、游龙、仙鹤为主体,内容如前所述外,还“莲池鸳鸯”、“松鹤延年”“鹿鹤同等等图案,还有各种形态生动活泼之植物花纹和几何花纹,如海棠花等116彩画,题材丰富,内容多取吉祥之意,其彩画纹饰中巧妙地用“福”、“寿”、“禄”等吉祥文字表达吉祥语言,如“福禄寿全”、“福寿吉祥”;用动物、花鸟组合成各种喜庆吉祥形象,如“双狮滚绣球”、“鲤鱼跳龙门”、“二龙戏珠”、“莲池鸳鸯松鹤延年喜鹊登梅鹿鹤同登”、“五彩祥云“龙凤呈祥”等等;用图案组合成有象征寓意的吉祥图景,如用瓜果表达“多子多福” 寓意用松、竹、梅表达“贞吉高雅”寓意,用西番莲(天竺牡丹)、桂花、寿桃表达“贵寿吉祥”寓意,用玉兰、海棠表达“玉堂富贵”寓意,用荷花、青莲表达“为政清廉”寓意,用凤皇、牡丹组合表达“凤穿牡丹”、“ 凤喜牡丹”寓意,用麒麟、灵芝和豹子、喜鹊、桂圆组合表达“麒麟送子”、“ 连中三元”寓意;用线条图形等组合表达吉祥,如以两条直线贯通八角图形表达“四通八达”之意;直接描绘吉祥物如压邪的吉祥物“十字杵”,(蟒)、夔龙、麒麟等吉祥神兽狮子等猛曾,描绘官服花纹或直接透雕官帽样子;或者利用语言谐音方式巧妙地让人视画而组合说出吉祥语言,如双栖双飞鸟在梅、竹间表达“齐眉祝寿”,用麒麟、灵芝和豹子、喜鹊、桂圆组合表达“麒麟送子”、“ 连中三元”寓意;用众蝙蝠“满堂遍福”,用喜鹊、梅枝谐“喜上眉梢”,用蜜蜂、猴和挂官印合谐“封侯挂印”,等等。在“彩衣堂”一柱础刻一枚银锭,取谐音以求安定设计者想象丰富,寓意深刻。彩画绘制精致,形态逼真,神姿各异,花样繁多,变幻无穷堪称江南包袱锦彩画的上乘之作,是“苏式彩绘”的优秀代表,艺术价值很高,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彩衣堂彩画作法上有五彩杂花、碾玉装、锦纹式、五彩遍装、青绿叠棱间装等项,飞仙走兽图案中有仙鹤、凤凰、喜鹊、仙鹿、狮子、豹、麒麟、天狗等异兽,变形花草上有牡丹花、宝相花、太平花、莲荷花、蕃莲花、海石榴花等多种变形图案,纹饰上有锁纹、叠环纹、金锭纹、四出六出纹、龟背纹、鱼鳞纹饰等,均与北宋李诫的《营造法式》彩画有关系,并在《营造法式》图案的基础上,进行改造、变形、吸收、发展,形成独自佳作。“彩衣堂”彩画代表了江南明代建筑彩绘的最高水平具备很高的艺术价值、文化价值、历史价值,这既在于其作为江南苏式彩画代表作的高超艺术水平,还因为由于彩画独特的制作工艺,像“彩衣堂”彩画这样历经四百多年仍能原汁原味地保存下来,在国内外的建筑彩画中极为稀有。

“彩衣堂”彩画制作于明朝哪个年代,目前史料难以确证。学者们通常从现存建筑型制和彩画风格而论,认为是明代弘治至万历年间所制作,就古宅宅主递变来推测应是桑侃和古琴家严澂(1547—1625)先后所为,而从古宅现存低矮、窄小、古旧的玉兰轩等桑氏旧宅来观察,其梁栋彩画色块典雅,形态古拙,有别于“彩衣堂”彩画精致细腻的风格。依此推测,严澂所为的可能性极大,则彩画制作时在明代隆庆、万历年间,此间古宅为古琴家严澂居宅。“彩衣堂”彩画的制作家定是一名高手,可惜事迹不传。常熟历史上不乏能工巧匠不少常熟明代万历年间的能工巧匠尚有顾思云等人,但无史料可证是否为彩衣堂的设计制作师。但与彩衣堂构建和彩画制作同一时期的明代住宅赵氏脉望馆,其主人为赵用贤子赵琦美(1563—1624)与严澂(1547—1625)为同时代人。赵氏住宅为明代嘉靖间赵用贤经手建造,严澂居宅之西,同一方向,两宅相隔一条西泾,直接距离只有百余米。赵琦美曾购得《营造法式》残书,其中缺18卷之多,于是赵琦美遍访各地藏书家,几经搜寻,得残本3册,随后又借得内阁本参酌抄录,历20多年,才补齐全书,他还不惜重资聘请画师重新绘制书中插图。赵琦美的《营造法式》整理本对常熟能工巧匠们能够顺利设计并制作其脉望馆和周边的其他古宅帮助甚大,对严澂居宅的修缮和艺术装饰自然不无影响。脉望馆”与“彩衣堂”,近在咫尺,隔街相望,两者同为代表着中国江南明代官绅大族住宅典型和江南明代建筑彩绘典范的古代建筑艺术标志性“活化石”。

返回上级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