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仲雍墓

位于常熟市城区虞山东岭属常熟市虞山镇。

《重修常昭合志》载仲雍墓,在虞山东麓。《史记索隐》云:《吴地记》仲雍冢在吴乡常熟县西海虞山上,与言偃冢并列。《吴郡图经续记》云:《太平寰宇记》常熟虞山有仲雍、齐女冢。东是仲雍,西是齐女。墓旁立祠,下有清权坊。参姚《志》。明崇祯间,巡按御史路振飞立墓碑。见《金石志》。清康熙初,参议王繻奉敕修建,重葺石坊,繻自撰碑。略曰:兹山以虞仲得名,山下故有清权坊,仲之墓乃在其巅,久茀不治。睢州王繻督漕来此,乃缭以周垣,封之崇四尺。爰率庶僚展拜其下,而伐石以记之云。曾《志》。乾隆二十五年,裔孙又表墓门于北门大街,按即清权坊,当由墓下移此。由山麓甃路直达墓所。五十四年,裔孙于守墓屋右建立南国友恭石坊。学政曹秀先题。言《志》。咸丰十年,守墓屋毁。同治十一年,知县汪福安重修墓道。十三年,裔孙重建清权祠。即守墓屋基,详《祠宇志》。《府志》、《志稿》。

340仲雍墓.jpg

仲雍 (生卒年不详),又称虞仲、吴仲、孰哉。商末周族领袖古公直父(后称周太王)之次子。古公直父生有三子,钟爱幼子季历之子昌(后之周文王),意欲传位于季历后立昌,仲雍与兄太伯体父意,主动避位,借采药为名从渭水之滨(今陕西)来到今无锡、常熟一带,断发文身,与民并耕,当地人民拥戴太伯为勾吴国主。太伯身后无子,仲雍继位。仲雍卒,葬于乌目山东麓,山因此改名为虞山。虞山东岭仲雍墓周围松柏环抱,气势磅礴。是墓年代久远,唐《艺文类聚》载梁简文帝撰虞山《招真治碑记》中已有“远望仲雍而高坟萧瑟,傍临齐女则哀垅苍茫”之句。唐陆广微撰《吴地记》中亦有“县北二里有海隅山,仲雍、周章并葬山东岭上”的记载。仲雍墓现有地上建筑,始建于明成化(14651487)间,由其106世裔孙浙江参政周木奉旨修缮,并建墓道,直达绣屏巷(又名清权坊巷),在巷口建石坊一座。弘治七年(1494),江南巡抚都御史刘廷瓒重建石坊于北门大街,名“清权坊”。崇祯九年(1636),苏松巡按御史路振飞重修,立墓碑:“商逸民虞仲周公墓”。清康熙四年(1665),常熟知县赵育溥重镌碑:“商逸民虞仲周公墓”。康熙三十七年,江苏按察使王纟需奉敕重建“清权坊”。镌石碑“先贤虞仲周公之墓”,同署名为常熟县知县陶澴、主簿常文谟。乾隆十年(1745),常熟知县张耀璧建虞仲墓坊(今墓道第三座石坊,位于墓前),立墓碑“先贤虞仲周公墓”。坊为三间花岗石冲天式,高4.45米,通宽6.67米,中间正面匾额镌刻“先贤虞仲墓”;坊柱镌楹联,上联为“一时逊国难为弟”,下联为“千载名山还属虞”,由苏松常太粮储道兼巡视漕河参议程光炬题并书。石坊背面匾额镌“至德齐光”四字。乾隆二十五年,后裔周士烈、周祖烈等表请建墓门于北门大街,重建石坊(今墓道第一座石坊“敕建先贤仲雍墓门”坊,亦称“清权坊”)。是坊为花岗石三间冲天式,高4.78米,通宽11.08米,中间紫石匾额上枋镌刻二龙戏珠,正中嵌“圣旨”二字,书“敕建先贤仲雍墓门”,上下额枋镌刻双狮滚绣球纹,由两江总督尹继善,江苏巡抚陈宏谋、庄有恭,江苏学政李因培,布政使苏尔清,按察使钱琦,督粮道朱奎锡,昭文知县署理常熟县事康基田,教谕王锡龄,县丞方发等列名。石坊背面明间正中匾额为“清权坊”三字,左右间匾额字迹已磨灭不清。乾隆三十一年,裔孙周棨等于山麓建“南国友恭”坊(今墓道第二座石坊),坊为花岗石冲天式,高4.65米,通宽9.43米,明间正中匾额镌“南国友恭”四字,两旁石柱镌刻楹联,上联为“道中清权垂百世”,下联为“行侔夷惠表千秋”,由江苏学政曹秀先书。石坊背面匾额镌刻“让国同心”四字,系乾隆三十六年十一月谷旦,江苏督粮储道胡文伯题并书。是坊于乾隆五十四年,由裔孙周觐文等重修。同治十一年(1872),常熟县知县汪福安重修墓道及罗城。新中国成立后屡经修缮。今存墓坐西面东,四周巨石嵯峨,古柏林立,占地2160平方米。自北门大街上山,三座石坊保存基本完好。墓冢封土直径4.5米,高约2米,外设罗城和拜台,内竖明清间所立碑3通。墓道沿山势曲折而下,长达400余米。1956年10月和1982年3月两次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340仲雍墓.png

返回上级菜单